红楼梦第五十回赏析(红楼梦第50回批注感悟赏析解读)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书中,对红楼梦每一回目和章回都进行了耐人寻味的解读及点评,细读津津有味,令人叹为观止,深受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有一个更好的阅读体验,聊文学网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五十回(芦雪广争联即景诗,暖香坞创制春灯谜)的批注感悟赏析解读,希望您喜欢。

红楼梦第五十回图片(芦雪广争联即景诗,暖香坞创制春灯谜)
红楼梦第五十回图片(芦雪广争联即景诗,暖香坞创制春灯谜)

红楼梦第五十回赏析解读

此回回目诸本大体一致,唯“芦雪广(音眼,傍山建筑。详见上回注释”蒙府、戚序、卞藏本“广”作“庵”;列藏本作“庐”;甲辰、程高本作“庭”或“亭”,皆非。此用庚辰本回目。

下句“暖香坞”庚辰本讹作“暖春坞”,从诸本改。“创制”诸本作“雅制”,不从。因所制灯谜,除一般迷底外,尚另含隐义,即还有深一层的谜底,是其“创”意,非通常之“雅”制。下回仿此法作“怀古诗”,则以“新编”隐其用意。群芳在一起作诗,上回末李纨已宣布,这次为“即景联句”,即以眼前景物为题,由多人各联一二句共成一首诗。可以排好顺序来联,也可谁先想好谁就先联。回中所写,主要是后一种,其中湘云、黛玉诗思敏捷,彼此“争”着来联。暖香坞是贾惜春的住处。众人来到这里,遵贾母心意,以诗词制成春节时玩的灯谜,史湘云、薛宝钗、贾宝玉、林黛玉各有所作。

红楼梦第五十回赏析感悟

联句是清代文人十分盛行的风气,在作者好友敦诚的《四松堂集》中就能找到不少。但这种诗近平诗伴酒友间的吟咏游戏,是不可能产生真正有艺术价值的作品的。有评点家指出《芦雪广即景联句》有“杂乱”“重叠”的疵病,说“雪芹于此似欠检点”(野鹤《读红楼礼记》)。其实,“杂乱”本是这种百衲衣式的联句体的通病。如果写得自然一气、精彩动人,就不真实,倒反而“欠检点”了。湘云说:“我也不是作诗,竟是抢命呢!”对这类受制于人、“抢命”而作的东西,是不能以寻常个人写排律作品的标准去要求的。作者忠实于事物本来有的面貌是不应受到责备的。联句只有起头不受别人思路影响,自有高下之分。作者让没有多少文化的凤姐,来说上一句“粗话”:“一夜北风紧。”却“留了多少地步与后人”,“正是会作诗的起法”。这是绝妙的穿插,精心的安排。

联句中做得少的人要受罚,宝玉“落第”,被罚往栊翠庵去讨红梅,大家说“这罚得又雅又有趣”,宝玉求之不得。众人又商议要作咏红梅诗,说是宝玉“叫他自己作去”,“方才邢、李三位屈才,且又是客”,就请她三人作,其中李绮“不大会作”,让给了宝琴,安排谁作诗,也错落有致。将某句诗的每个字当作韵,分给不同的人来作的办法,古已有之,此即是。邢、李、薛三诗,似都有为命运自我写照的隐意,因无提示线索可据,不必深求。宝玉这次不受韵脚所限,所以诗写得相当漂亮。

宝琴立雪、丫头捧梅之景,是她的特写镜头,被比作仇十洲《艳雪图》,正说她长得好看,受贾母喜爱。为请贾母赏雪,凤姐说“先秤五十两银子来,交给我收着”,后来又说“我另外再封五十两银子孝敬老祖宗”,虽然都是戏语,但其爱财之心,仍可窥见。薛姨妈见贾母问宝琴“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猜度“是要与宝玉求配”,连忙说其父生前已“把她许了梅翰林的儿子”了。此事也不过写贾母一时对宝琴的好感,不宜过度引申。

贾母说“有作诗的,不如作些灯谜,大家正月里好玩”。李纨就据《四书》作了两首,引出湘云的《点绛唇》曲“耍的猴儿”谜诗,被贾宝玉猜中,大有深意。这样,就又有了薛宝钗、贾宝玉和林黛玉的谜诗,也像有所隐寓,但主要作用恐怕还是为下回薛小妹的怀古诗谜作引。

至此本回结束,您对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五十回的批注感悟赏析解读有何读后感想,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文学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666.html

(4)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xxxx-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