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四十七回赏析(红楼梦第47回批注感悟赏析解读)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书中,对红楼梦每一回目和章回都进行了耐人寻味的解读及点评,细读津津有味,令人叹为观止,深受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有一个更好的阅读体验,聊文学网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的批注感悟赏析解读,希望您喜欢。

红楼梦第47回图片(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红楼梦第47回图片(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红楼梦第四十七回回目赏析解读

本回回目诸本大同小异,基本一致,唯蒙府、戚序、卞藏本“苦打”作“毒打”;卞藏本“他乡”作“别乡”,此用庚辰本。回目所标内容,只占此回后一半篇幅,前半则是上回鸳鸯抗婚的余音。又回目两句,实际写到的只有前一句。呆霸王薛蟠有玩弄同性优伶娈童之癖,所谓“龙阳”之好。他把席间见到的会串戏却有豪侠之气的柳湘莲误当成可侮弄对象而向他调情,结果被柳骗到郊外,给他一顿痛打。贾府派人找到受伤起不来的薛蟠后,将他抬回家中养伤。后一句中的“冷郎君”即指柳湘莲,因为他被视作“冷心冷面”的人而并非姓冷。“惧祸走他乡”事,书中并未实写,所谓“柳湘莲一时酒后放肆,如今酒醒,后悔不及,惧罪逃走了”,只不过是薛姨妈不愿再生事,编出来哄儿子的话。但柳湘莲远走他乡是肯定的。因为在遇见薛蟠前,曾于酒席间对宝玉说过:“眼前我还要出门去走走,外头逛个三年五载再回来。”宝玉问他为何,他仅以“你不知道我的心事”作答,显得相当神秘。

红楼梦第四十七回章回赏析感悟

贾母将前来打听信息的邢夫人好好地教训了一顿。讥诮她“三从四德”“贤惠也太过了”,说得她“满面通红”。最后要她跟老爷去说,“他要什么人,我这里有钱,叫他只管一万八千的买去,就只这个丫头不能。留下她服侍几年,就比他日夜服侍我尽了孝的一般”。

接着写贾母、薛姨妈、凤姐、鸳鸯四人斗牌(打麻将)。凤姐与鸳鸯早有打算,要让贾母开心消气,所以串通好,故意输给贾母。凤姐还装“小器”,舍不得给钱,说了许多趣话,直逗得“贾母笑得手里的牌撒了一桌子”。

邢夫人回家将贾母所说告知贾赦,贾赦含愧告病,不敢见贾母。但“终究费了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来,名唤嫣红,收在屋内”。

接上第四十五回赖嬷嬷要摆酒来请贾府众人。到那天,贾母带了王夫人、薛姨妈及宝玉姊妹等“到赖大花园中坐了半日”。但这次请酒写的主要是柳湘莲和薛蟠,还捎带上宝玉。柳湘莲是个“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枪舞剑,赌博吃酒”的人,因为他生得美,薛蟠错认作“优伶一类”人,酒后“又犯了旧病”,即好男风的毛病。应该说同性恋是一种性变态,但有此习好者并非个别,清代小说中常有反映。柳湘莲对薛蟠的不堪言行,当然怒不可遏,碍于席上主人的面子,没有当场发作,便心生一计,将薛蟠骗至郊外,狠狠地揍了他一顿,打得他挣挫不起来。幸好贾珍遣人去找,找到后雇了一乘轿子抬回来。

至此本回结束,您对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四十七回的批注感悟赏析解读有何读后感想,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文学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660.html

(1)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xxxx-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