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三十七回赏析(红楼梦第37回批注感悟赏析解读)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书中,对每一个章回故事情节都进行了不同的深度解析和经典点评,反复品读之下,令人百读不厌,津津有味之余,令人拍案叫绝,而深受广大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有一个更好的阅读体验,聊文学网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37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拟菊花题”的批注感悟赏析解读,希望您喜欢。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赏析解读(100字以上)

本回回目诸本基本一致,此用己卯、庚辰本回目。秋爽斋为探春所居,她忽然兴起,奉笺宝玉,相约邀众姊妹同结诗社,因初次作诗以咏白海棠为题,遂名海棠社。次日,湘云来到贾府,被宝钗邀到住处蘅芜苑安歇,二人对诗社热情很高,夜间,共同商议为再次开社又拟了菊花诗十二题,以备众人选用。脂评:此回才放笔写诗写词作札,看他诗复诗,词复词,札又札,总不相犯。(庚)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赏析: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赏析: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赏析批注感悟

大观园儿女们结社作诗的种种情况,是当时知识阶层文化精神生活的反映,也可视作与作者多有接触的宗室文人、旗人子弟互相吟咏唱酬活动(在他们的集子中就可找到)的艺术写照;只是这种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经作者重新构思、加工、变形,被写入到虚构的大观园群芳的趣闻故事中而已。

探春诗才不及林、薛,却多风雅之趣;她与宝玉兄妹情深,由她发花笺邀结诗社是最自然的。作者把她和贾芸的帖子放在一起写,艺术上颇有安排。探春的请帖是一篇骈散相杂、写得很漂亮的短简。文笔干净利落,措辞藻丽多彩,与贾芸半文不白、似通非通的帖子形成对照,艺术效果上相得益彰。贾芸平时说话生动活泼,写信却另找陈词俗套来妆点,以为不如此就不够斯文。什么话都从“前因”“因”开头,在“认得许多花儿匠”之前还加“竟”字,如此等等,百般扭捏,反成效颦。但从这个令人发笑的帖子中,仍可看出他办事能干、处处讨宝玉喜欢的“伶俐乖觉”的性格特点。赞扬探春文采风流,揶揄贾芸不通文墨,不过是眼前文章高下的对比,到后半部写他们遭遇时,却又完全反过来了。探春不论才志多高,“生于末世运偏消”,一点也不能有所作为;而被人瞧不起的贾芸,如脂评说“此人后来荣府事败”时“有一番作为”,却偏能一显身手。这是很深刻的,能发人深思。

作诗先起雅号,也是历来社会风气,但不宜尽落前人窠臼,故宝玉说“居士(如秋爽居士)主人(如绛洞花主)到底不恰,且又累赘”。探春给黛玉起“潇湘妃子”雅号说的戏言,又是作谶:“将来她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要变成斑竹的”,岂非是用闲语“将后半部线索提动”!李纨见有人“抬进两盆白海棠来”,就提议以咏白海棠为诗题。迎春道:“都还未赏,先倒作诗。”宝钗道:“不过是白海棠,又何必定要见了才作。古人的诗赋,也不过都是寄兴寓情耳。若都见了才作,如今也没有这些诗了。”此真作诗高论!套用其言来论小说创作,不知如何:“若都要亲身经历了才写,如今也没有一部《红楼梦》了。”

红楼梦37回赏析图片: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红楼梦37回赏析图片: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宝玉说李纨对诗“虽不善作却善看,又最公道”,大家都服她的优劣评阅。李纨评:“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黛玉诗),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芜稿。”黛玉屈居第二。宝玉说“还要斟酌”,当然是表现他对人和对诗的偏爱。毕竟评诗见仁见智,不可能像判田径赛成绩那样客观。

秋纹丫头受老太大、太太赞赏,得了彩头,大为得意。晴雯尖刻地嘲笑她,谈话扯上了“狗剩下的”,有人便戏语指袭人是“西洋花点子哈巴儿”。这段虽属过渡性文字,却突出了晴雯反对媚主、维护自身尊严的可贵品格。

因结诗社,宝玉想起了湘云,催贾母立刻接她来,与上回结尾湘云临别嘱咐接上了禅。湘云诗思敏捷,言谈间便作了两首,反成“压倒群芳”之作。脂评告诉我们,诗句多有“不脱自己将来形景”处,如“自是霜娥偏爱冷”“花因喜洁难寻偶”“烛泪”“嫦嫉”等,皆暗示她和她丈夫后来成了牛郎织女那样的“白首双星”。又“也宜墙角也宜盆”句,让人联想到她无论处境如何变化,总能随遇而安、因地而宜的开朗心胸。

“夜拟菊花题”用一个虚字、一个实字拟成十二题,虽说是宝钗、湘云想出来的新鲜作诗法,其实也是对当时诗风的艺术反映。

至此本回结束,您对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三十七回的批注感悟赏析解读有何读后感想,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文学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510.html

(0)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xxxx-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