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三十六回赏析(红楼梦第36回批注感悟赏析解读)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书中,对每一个章回故事情节都进行了不同的深度解析和经典点评,反复品读之下,令人百读不厌,津津有味之余,令人拍案叫绝,而深受广大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有一个更好的阅读体验,聊文学网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的批注感悟赏析解读,希望您喜欢。

红楼梦第三十六回赏析解读(100字以上)

本回回目诸本大体一致,略有异同,如己卯、庚辰本后句作“识分定情语梨花院”,显然不对;梦稿本前句中“梦兆”作“惊梦”,也非原意。此用蒙府戚序本回目。前句说,宝钗来找宝玉,正值他在房(绛芸轩)中午睡,她无意中代袭人刺绣有鸳鸯图案的活计,俨然像女主人的样子;又听到宝玉梦中喊出不要“金玉姻缘”的话。这一切都是未来命运的预兆,故用“梦兆”二字。后句中“分定”是命中注定的意思。书中写宝玉从龄官对自己很冷淡和对贾蔷十分深情而“深悟人生情缘各有分定”。脂评:绛芸轩梦兆是金针暗度法,夹写月钱是为袭人渐入金屋步位。

梨香院是明写大家蓄戏,不免奸淫之陋,可不慎哉慎哉!(己)评语中某些话,恐有后半部佚稿中情节为依据,值得进一步探索研究。

红楼梦第三十六回赏析(红楼梦第36回批注感悟赏析解读)
红楼梦第36回国画图片(谭凤嬛彩绘)

红楼梦第三十六回赏析批注感悟

宝玉得贾母特许,只在园中静养,不待客应酬。宝钗辈见机劝导,宝玉大以为逆耳,认为是闺阁沾染上书本导人立身扬名的风气,使“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的女儿,也学得钓名沽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故“除《四书》外,竟将别的书焚了”。作者借述宝玉“疯癫”言行,以寄自身对封建正统道德教育的憎恶。

王夫人闻知姨娘们的丫头被扣了一吊钱,便与凤姐谈起月钱分发的事。凤姐“像倒了核桃车似的”滔滔不绝地谈起每月银钱分配情况,包括使用丫头多少。这方面是未见有人写过的,可看出从主子的月例到大小丫头的月钱,等级差别是很大的。王夫人从自己份内拨银给袭人,是有意树榜样,也让袭人能感恩尽心。

宝钗来至怡红院,宝玉午睡未醒,袭人正在为他绣鸳鸯肚兜,她走开后,宝钗坐在袭人的位置上代她刺绣,俨然像一个女主人。这有隐约预示将来的象征意义。可偏在此时,宝玉说梦话:“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恰好与《红楼梦曲·终身误》开头的话相印证。

袭人知王夫人的恩赐,与宝玉谈及人终有一死,引出了宝玉的一段“疯话”来。比起宝玉厌恶别人劝他走科考仕途,学世务应酬,又进了一步。这次是对封建时代为官者信条“文死谏,武死战”的大胆否定,是在直接讥评政治。

宝玉来梨香院找演小旦的龄官,想叫她唱《牡丹亭》中“袅晴丝”一套。他以为自身优越,所有女孩子都该围着他转。不料这个划“蔷”的龄官偏弃厌他,不肯唱。一会儿,贾蔷买来扎着小戏台的雀儿笼子给龄官解闷,龄官以笼中雀自比的一番话,道出了被“关在这牢坑里”学戏女孩子内心的屈辱与辛酸。她敏感,小性,也爱哭,又恰好“咳嗽出两口血来”,大有黛玉之风。钟情于她的贾蔷听了话,慌忙放雀拆笼,又要立刻去请医生,“一心都在龄官身上”。这一切宝玉看在眼里,“深悟人生情缘各有定分”,更清醒地认识到现实是怎么回事。

至此本回结束,您对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三十六回的批注感悟赏析解读有何读后感想,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文学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507.html

(0)
李红祥的头像李红祥博主

猜你想看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1001-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