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二十九回赏析(红楼梦第29回批注感悟赏析解读)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整套书中,对每一个章回故事情节都进行了不同的深度解析和经典点评,反复品读,津津有味,令人百读不厌,深受广大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有一个更好的阅读体验,聊文学网将继续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二十九回“享福人福深还祷福,痴情女情重愈斟情”的批注感悟赏析解读,希望您喜欢。

红楼梦第二十九回赏析解读(100字以上)

此回回目诸本大体一致,有个别字的差异,如“痴情女”程高本作“多情女”;庚辰本则误作“斟情女”。此用蒙府、戚序本回目。对仗中用同一字重复(如“福”“情”),像律诗中的“双拟对”形式,是曹雪芹拟对喜欢用的习惯,可知其是原拟。“享福人”指贾母,以地为首率领贾府上下众人前往清虚观打醮祈神,即所谓“祷福”。“痴情女”指林黛玉,她与宝玉又因“说亲”“烟缘”等话语顶撞而大闹了一场。过后黛玉对一些有关两情话头的深义,细细回味思量,即所谓“斟情”。

红楼梦第二十九回赏析(红楼梦第29回批注感悟赏析解读)

红楼梦第二十九回赏析批注

本回除宝黛外,贾母是重要角色。

端午节前的初一,清虚观打醮,贾家二府主仆尽数前往。从一个剪灯花的小道士不慎闯入,挨了凤姐一巴掌,被众人围住,减拿减打的细节,就可看出贾府阵仗势派之大。也是通过对小道士的不同态度,使贾母怜贫爱幼的慈祥老贵妇形象得以充分展示。

荣国公生前许出家修道的替身张道士,在贾母前夸宝玉“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非客套话,他和贾母都因而流泪也令人信服。老道乘机给宝玉提亲,贾母婉拒说:“上回有个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话似非随口搪塞。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何贾母心中虽有“二玉之配偶”想法(第二十五回脂评)而未早早挑明。她还对张道士说:“你可如今也打听着,不管她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得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儿性格儿难得好的。”这就与先前贾母心目中秦可卿“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对上榫了。庸俗社会学从僵化程式出发,为人物另制思想模子,以为贾母择媳标准必重门第与血统高贵,从养生堂抱来的秦氏必实际生身于皇家方可,于是便生种种怪想。

清虚观内演戏,特说明戏目是在神前拈出的,三本戏恰恰象征了贾府百年兴衰的三个阶段:一、演汉高祖斩蛇的《白蛇记》:祖上由军功起家;二、演郭子仪七子八婿、富贵寿考的《满床纺》:正当盛极之时;三、取材于唐传奇的《南柯梦》:终至事败、抄没,“到头一梦,万境归空”。故“贾母听了,便不言语”。

宝玉在张道士的贺礼盘中,独选了湘云也有这么一个的金麒鳞揣在怀里(这与湘云后来的命运密切相关),从宝玉的为人看,这是最自然不过的。可却因此引起有关“金玉”的口角之争。但关键不在黛玉真疑宝玉有他心,而在于双方以假意试探,结果反把一个心弄成两个心了。作者在这段情节中对双方的心理状态作了极详尽的剖析,充分展示了宝黛之恋的深度,是其他小说中所未见的。一个死命地砸玉,一个剪了穿玉的穗子,闹得不可开交。急得贾母抱怨连连,还哭了,说出“不是冤家不聚头”的俗话来,让宝焦听了,都“好似参禅的一般”警悟、伤感起来。

至此本文结尾,您对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二十九回批注感悟赏析解读有何读后感想,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文学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433.html

(0)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xxxx-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