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赏析(红楼梦第21回批注感悟赏析解读)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全套书中,对每一个章回故事情节都进行了不同的红楼梦解说深度解析和经典点评,反复品读,津津有味,令人百读不厌,深受广大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使您更好的阅读体验和深刻理解,聊文学网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的批注感悟赏析解读,希望您喜欢。

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赏析解读(100字以上)

本回回目诸本一致。回中情节分两部分:前半回以宝玉为中心,写了黛玉、湘云、袭人,也涉及宝钗,回目说的是袭人用撒娇生气的办法规劝宝玉改掉爱在姊妹间胡闹的老毛病;后半回侧写贾琏、凤姐和平儿之间的事,回目说的是平儿藏了罪证,帮着遮丑,救了贾琏,不让凤姐发现他与“多浑虫”媳妇私通事。在袭人和平儿的名字前,加一“贤”字“俏”字,不应忽视以为是随便说说的,它关乎作者的倾向,而这种倾向又与后来情节发展有关。

本回有很长的回前脂评,由此回回目、内容联想到后半部佚稿中的情节等,十分重要。其文日:有客题《红楼梦》一律,失其姓氏,惟见其诗意骇警,故录于斯:“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是幻是真空历遍,闲风闲月枉吟哦。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凡是书题者不可不以此为绝调。诗句警拔,且深知拟书底里,惜乎失名矣。按此回之文固妙,然未见后三十回犹不见此之妙;此曰“娇嗔箴宝玉”“软语救贾链”,后曰“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今只从二婢说起,后则直指其主。然今日之袭人、之宝玉,亦他日之袭人、他日之宝玉也;今日之平儿、之贾琏,亦他日之平儿、他日之贾琏也。何今日之玉犹可箴,他日之玉已不可箴耶?今日之琏犹可救,他日之琏已不可救耶?“箴”与“谏”无异也,而袭人安在哉?宁不悲乎!“救”与“强”无别也甚矣,但此日阿凤英气何如是也,他日之身微运蹇,展眼亦何如彼耶?人世之变迁如此,光阴之倏尔如此!(庚)今日写袭人,后文写宝钗,今日写平儿,后文写阿凤;文是一样情理,景况光阴事却天壤矣。多少眼泪洒出此两回书!此回袭人三大功,直与宝玉一生三大病映射。(庚)按,“后三十回”或“后数十回”之称,不是从第八十一回算起的,因为八十回并非书稿的自然分界,其所指的分界当在写贾府势败家亡的开始,估计在第九十回左右,故全书当仍有一百二十回。此评还提供了已佚原稿中二个完整的回目,及据此可窥见的一些情节线索,是很有价值的。客题七律诗的解说,参见拙著《红楼梦诗词曲赋鉴赏》一书。

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赏析(红楼梦第21回批注感悟赏析解读)
红楼梦第21回深度解析经典点评

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赏析批注

此回情节分两部分:前半回以宝玉为中心,写了黛玉、湘云、袭人,也涉及宝钗;后半回则写贾琏、凤姐和平儿之间的事。

黛玉和湘云闹管闹,夜间姊妹俩还是一床睡。宝玉则为之兴奋、忙碌。一早她们未起床,他就赶了过去,又替湘云盖被,又用她俩洗面剩下的残水盥洗,还求湘云为他梳头、编辫子,见了胭脂要往口里送,被湘云伸手打落……这种不管男女有别的厮闹,自然遭致袭人的不满,故有“凭人怎么劝,都是耳旁风”的确评。袭人不理他,宝玉有气,就撒在小丫头蕙香(四儿)身上,还因苦闷而提笔续了《庄子·肤箧》中的一段话,说是“彼钗、玉、花、麝者,皆张其罗而穴其隧,所以迷眩缠陷天下者也”。虽说这是全套《庄子》造句的游戏文字,还被读到它的黛玉讥为“丑语”,但作者显然也有为宝玉将来弃钗、麝出家为僧而先暗示其有思想根源的意图在。

贾琏因女儿大姐出痘疹,与凤姐隔房十三日,搬出在外书房住,于是乘机勾搭上多姑娘。作者对此二人的色欲浪行持否定态度,所以不用雅洁文字。脂评云:“一部书中只有此一段丑极太露之文,写于贾琏身上,恰极当极。”与前宝玉跟湘、黛厮闹事写在同一回里,或也有反村作用。平儿抖出多姑娘私赠的“一绺青丝”,又被贾琏抢回,乃为小说后半部情节伏根,已有脂评指出。

至此本文结尾,您对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二十一回感悟批注赏析解读感悟有何读后感想,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文学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417.html

(5)
李红祥的头像李红祥博主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1001-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