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七十三回赏析(红楼梦第73回解读感悟批注)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书中,对红楼梦每一章回都进行了耐人寻味的题解总评赏析,细读津津有味,令人叹为观止,深受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对红楼梦第七十三回原文有一个深度的阅读理解,聊文学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七十三回赏析(红楼梦第73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

红楼梦第七十三回赏析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红楼梦第七十三回赏析(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红楼梦第七十三回题目解析

本回回目诸本基本一致。唯列藏本“春囊”讹作“香囊”,两者含义有别;杨本“金凤”讹作“金风”;程甲本“拾”讹作“舍”。

绣春囊,绣着男女性行为图像或风情词句的香袋,相好者借此传情。在封建大家庭中出现此物,被视作是败坏门风的丑行。痴丫头,指替贾母干粗活“心性愚顽,一无知识”的小丫头,人称“傻大姐”。她在山石边拾到一个绣春囊,却不识得,误以为是什么有趣的玩意儿,因此掀起轩然大波,故曰“误拾”。

累金凤,文中称“攒珠累丝金凤”,是用细金丝编制缀联珍珠的凤形首饰,为迎春所有,却被她奶母偷去当了银子捞赌本去了。迎春知道此事,却因生性怯懦,不愿得罪人惹事,不肯去追问,还是探春看不过,为她出头。蒙府、戚序本有回前总评析此回行文章法,尚有见地,说:“贾母一席话,隐隐照起全文,便可一直叙去。接笔却置贼不论,转出赌钱;接笔又置赌钱不论,转出奸证;接笔又置奸证不论,转出讨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势如怒蛇出穴,蜿蜓不就捕。”

红楼梦第七十三回解读感悟

赵姨娘的丫头小鹊来怡红院报信,要宝玉仔细明天老爷问话。于是宝玉为准备功课又紧张起来。作者趁此将那个时代为谋取功名要求子弟们读的书,从《四书》到时文八股一一举出。宝玉或“未下苦工夫”,或“平素深恶此道”,所以难过此关;连夜温习,也只能徒增焦躁而已。

恰巧此时芳官进来喊:“不好了,一个人从墙上跳下来了」”晴雯灵机一动,学叫宝玉赶快装病,只说吓着了,还故意闹得众人皆知。

宝玉是躲过了父亲的查问,却让贾母因此而动怒,严责各处上夜不用心,藏贼引盗,将来必要出大事。凤姐便急传林之孝家的等管家媳妇来申饬,命即刻查赌。查到聚赌者多人,都受大板打罚;为首者撵出,从者革钱。这是后面抄检大观园的预演,也为拾到绣春囊之所以能掀起轩然大波画出了背景,增加了说服力。

傻大姐在园内掏蟋蟀,拾得绣春囊,特点出在“山石背后”,这就把以前的某些细节暗暗地勾连了起来。早在第二十七回,就写过红玉“见司棋从山洞里出来,站着系裙子”(作者的用意,连脂砚斋都没有看出来,只是批道:“小点缀,一笑。”),两回之前,又写鸳鸯要小解,行至“山石后”发现了一对“野鸳鸯”。读者虽未必马上联想到这些细节,猜到此系何人所遗之物,但作者文心却极为细密,早已留下了让人可细心寻觅的蛛丝马迹。

邢夫人责怪迎春不说说自己的奶妈子,让她去赌钱获罪。迎春要就一言不发,要就说“只有她说我的,没有我说她的”。邢夫人说:“你是大老爷跟前人养的,这里探丫头也是二老爷跟前人养的,出身一样。如今你娘死了,从前看来,你们两个的娘,只有你娘比如今赵姨娘强十倍,你该比探丫头强才是,怎么反不及她一半?”这是顺便交代清迎春身世。

接着是迎春的攒珠累丝金凤首饰不见了,她明知是奶妈子偷去典银子赌钱了,却对丫头绣橘说“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绣橘要去回凤姐,又与来迎春处“求情”的乳母子媳住儿媳妇顶撞起来。迎春既不愿替人去说情,也不能止住争吵,就自己拿了一本《太上感应篇》去看。这成了表现迎春个性的典型画面。三姑娘探春看不过,出头为姊打抱不平,降伏了住儿媳妇。可迎春只管看书,“究竟连探春之语亦不曾闻得”,还说了一通她的处事之道。

迎春之为人,在此之前并未作专门描写,到了这里,作者特为这位“懦小姐”着力一写,或许有两层意图:一、她的丫头司棋随后在抄检中事发被逐,她却毫无作为,知其一贯为人,也就合情合理了;二、她自己不久也要被父母送往狼窝般的孙家去,知其本性儒弱,她只能任人摆布,也就是必然的了。

以上就是《红楼梦第七十三回赏析(红楼梦第73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的全部内容,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红楼梦赏析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1575.html

(0)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xxxx-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