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七十二回赏析(红楼梦第72回解读感悟批注)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书中,对红楼梦每一章回都进行了耐人寻味的题解总评赏析,细读津津有味,令人叹为观止,深受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对红楼梦第七十二回原文有一个深度的阅读理解,聊文学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七十二回赏析(红楼梦第72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

红楼梦第七十二回赏析(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红楼梦第七十二回赏析(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红楼梦第七十二回题目解析

本回回目诸本基本一致,唯庚辰本“恃强”讹作“特强”;列藏本“恃强”作“倚强”,与下句“倚势”重字了。

回目上句语意易明,是说王熙凤讳疾忌医。她自从那次小产后,未彻底调养恢复,便在诸事上太过耗费心力,以致行经时,下血淅淅沥沥不止,但仍恃强硬撑,连平儿劝她也不听,反而动气发火,说平儿咒她。如此便落下了崩漏之症。

下句说,贾琏、凤姐的女仆来旺媳妇,倚仗着主子的权势,想为儿子说亲,娶王夫人处要外放的丫头彩霞,得凤姐应允出面说媒。彩霞闻知旺儿之子品貌极坏,很不情愿,就找赵姨娘向贾政去说,望能将彩霞归给贾环,却没有得到结果。

红楼梦第七十二回解读感悟

本回的重点有二:凤姐逐渐落下病来和贾府财力在迅速减弱。这两点都关系到作者原来构思的后半部情节的发展。

本回的开头继续交代鸳鸯发现的司棋幽会事的前情及后续事。事发初,司棋还只是“怀着鬼胎”,不料其在贾府当小厮的姑表兄弟,却惧罪逃走了。司棋气得病倒,心想:“纵是闹了出来,也该死在一处。他自为是男人,先就走了,可见是个没情意的。”所以,司棋的不幸,还不止是后来被贾府所逐。

凤姐的崩漏之症,非一朝而得,前已有说到。“恃强羞说病”是病之所以酿成大害的根子。人岂可讳疾忌医,但这是符合她个性的。脂评提示后半部佚稿中原有“王熙风知命强英雄”一回(第二十一回评),不管这“知命”是否也指自身体质而言,但其要“强”的个性还是一样的。凤姐最后是“短命”而死的(第四十三、四十四回评。这除了后来她还有种种不幸遭遇的因素外,其病体难支应该也是重要的原因。

官媒婆朱嫂子为“孙大人家”“求亲”事找上门来,此迎春婚事之露头。

贾琏向鸳鸯借当,说是为预备娘娘的重阳节礼和几家红白大礼,有二三千两银子的缺口,要她将贾母查不着的金银家伙偷运出一箱来,暂时去押银子。贾琏与凤姐夫妻俩顶嘴,说“玩话”,也都离不开银子的事。可知此时荣府的经济状况已大不如前了。

来旺媳妇为儿子说亲,目标是王夫人处打算外放的丫头彩霞。彩霞“早闻得旺儿之子酗酒赌博,而且容颜丑陋,一技不知”,心里自不情愿,何况她与贾环要好着,就去找赵姨娘,赵姨娘去求贾政,贾政以两个儿子“年纪还小”没有在意。回目“来旺妇倚势霸成亲”,倚的就是贾琏、凤姐之势。这本是一件仗势包办的婚姻案,却处处不离银钱的事。如凤姐对来旺妇说:“旺儿家的,你听见了,说了这事(凤姐出面说煤)方你也忙忙的给我完了事来。说给你男人,外头所有的账(放出的高利贷),一概赶今年年底下收了进来,少一个钱,我也不依。我的名声不好,再放年,都要生吃了我呢!”这就是交易。

说到花钱入不抵出,凤姐还扯出“后楼上现有些没有要紧的大铜锡家伙,四五箱子,拿出去弄了三百银子,才把太太遮羞礼儿搪过去了”,“那一个金自鸣钟卖了五百六十两银子”以及做梦梦见有人来夺锦等事。闲聊未了,就有夏太府小大监来借钱,用金项圈临时抵押来银子打发。贾琏还提到“昨儿周太监来,张口一千两,我略应慢了些,他就不自在。将来得罪人之处不少”,故有“这一起外祟,何日是了”的话。说起“家道艰难”,林之孝归结为“人口大重了”,还说“如今说不得先时的例了,少不得大家委屈些”等等。这些都令人联想起曹雪芹出生时,曹家已被亏空和负债压得喘不过气来,曹頫获罪抄家,家中除家具衣物外,别无全银珠宝,仅有当票百余张的窘困情景。当然,两者不能做简单类比,毕竟小说是小说,荣国府此时的境况,比起曹家来,又不知要强多少了。

以上就是《红楼梦第七十二回赏析(红楼梦第72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的全部内容,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红楼梦赏析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1573.html

(0)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xxxx-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