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六十六回赏析(红楼梦第66回解读感悟批注)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书中,对红楼梦每一章回都进行了耐人寻味的题解总评赏析,细读津津有味,令人叹为观止,深受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对红楼梦第六十六回原文有一个深度的阅读理解,聊文学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六十六回赏析(红楼梦第66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如下:

红楼梦第六十六回赏析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红楼梦第六十六回赏析(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红楼梦第六十六回题目解析

本回回目诸本一致。

“情小妹”,指尤三姐。她由贾琏牵线,让柳湘莲同意娶她为妻,并收下定礼鸳鸯剑。后湘莲闻知三姐出自最不干净的宁国府,便后悔定亲,要素回定礼退婚,三姐知他嫌弃自己不贞,便自刎以殉自己的痴情了。此即回目上句所言。

下句中“冷二郎”指柳湘莲,因贾琏说他“最是冷面冷心的”,故谓。他见尤三姐在他的面前如此刚烈地殉情,才悔之不及,心灰意冷之下,便削发随跛道士出家了。

红楼梦第六十六回解读感悟

小厮兴儿继续说荣府事,谈论到宝玉,对其行事为人又作一番渲染。尤二姐随口对三姐笑说“竟把你许了他,岂不好”引出兴儿及是他已有了,只未露形”的话来,作者再次借下人之口,提醒读者注意,众人心目中宝黛终成眷属已是无可置疑的事:“将来准是林姑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则都还小数尚未及此。得过三二年,老太太便一开言,那是再无不准的了。”这就解释了为何凤姐与薛姨妈等都曾有此二人配对“四角俱全”的想头而每未询贾母提及。“再过三二年”,时间虽不长,可谁又能料到此前贾府会突生变故,黛玉的弱质挨不过这场劫数呢?黛玉每每有自已病体恐难持久的预感,可见并非无故。

贾琏奉父命要往平安州去出趟远差,为时须半月光景。出门前,尤三姐说出自己的意中人是柳湘莲,贾琏以为三姐眼力不错,但也告诉她这位柳二郎“最是冷面冷心的,差不多的人他都无情无义,他最和宝玉合得来”。这话与后来情节有关。尤三姐为表明心迹,此生只嫁柳湘莲,将一根玉簪一击两段,发下誓。从此便如“换了一个人”。

贾琏奔平安州大道三日后,十分奇巧地遇上薛蟠、柳湘莲,他们已从冤家对头变成了结拜的生死弟兄了。薛蟠述说原因的话,很值得注意:“谁知前日到了平安州界,遏见一伙强盗,已将东西劫去。不想柳二弟从那边来了,方把贼人赶散,夺回货物,还救了我们的性命。”这里,作者也许是故意含糊其辞,引人思索;柳湘莲的出现怎么这样巧呢?他一个人怎么就能将“一伙强盗”“赶散”呢?何况强盗还相当凶恶,他若不来,薛蟠一帮人就没命了。“赶散”是什么意思?是打败强盗使之散去,还是让他们听命散去?如此看来,柳湘莲若非行侠江湖,已树威名,便是在做盗首了。作者大概以为没有必要讲得大明白。脂评曾在甄士隐所唱“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句旁批曰:“柳湘莲一干人。”此处正交代其“作强梁”也。有的研究者以为他“一冷入空门”后,还另有“作强梁”故事,那是不对的。

柳湘莲将“传代之宝”鸳鸯剑交贾琏作为“定礼”后,尤三姐固喜出望外,“每日望着剑,自笑终身有靠”,柳湘莲却在见了宝玉后,听其所述,顿生悔意,决定退婚,所谓“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忘八!”话虽说得尖刻,问题还是看得很透很准的。

写尤三姐之死并不容易,从情节发展的需要看,在这儿运用侧笔或旁人叙述都不合适,非得正面来描写不可。可是死亡本身是丑陋的,现在既要表现其殉情的刚烈,又要写得令人产生无限惋惜之情,且画面还要不失艺术美感,真不知该如何落笔。若庸手来写,又岂能胜任。可是曹雪芹举重若轻,简捷的叙述,加上两句七言诗语,便立臻完美了。神来之笔,真叫人叹为观止。

柳湘莲似梦非梦地再见尤三姐向他泣诉衷情的细节,让三姐有个宣泄殉情前内心潜合词的机会,同时也让湘莲昏聩迷乱的精神状态得到生动的表现。鸳鸯剑雌剑吻颈,雄剑削发,名为“鸳鸯,却成了斩断一对鸳鸯情缘的利剑。柳湘莲从此高开了小说的故事情节,这正是完整的结局。若再写他的任何后事,都必然不可避免地会成为蛇足。

以上就是《红楼梦第六十六回赏析(红楼梦第66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的全部内容,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红楼梦赏析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1553.html

(0)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xxxx-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