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赏析(红楼梦第65回解读感悟批注)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书中,对红楼梦每一章回都进行了耐人寻味的题解总评赏析,细读津津有味,令人叹为观止,深受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对红楼梦第六十五回原文有一个深度的阅读理解,聊文学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赏析(红楼梦第65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如下:

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赏析  膏粱子惧内偷娶妾  淫奔女改行自择夫
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赏析(红楼梦第65回解读感悟批注)

红楼梦第六十五回题目解析

本回回目基本上分两种:一种是蒙府、戚序本所用,即此处采用的;另一种是己卯、庚辰、杨藏、卞藏、甲辰、程高本所用,作“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尤三姐思嫁柳二郎”;“二舍”“二姨与“三姐”“二郎”,数字不成对仗。列藏本“二郎”作“三郎”,然参正文和下回回目,柳湘莲只称“二郎”。故疑两种回目均非作者原拟。

膏梁子,富家子弟,指贾琏。他怕妻子王熙凤知道,背地里另置房屋,偷偷摸摸地娶了尤二姐为妾。

淫奔女,淫荡女子,指尤三姐。她本来也很放荡,后来改掉以前的行为,向人表白自己的意中人是柳湘莲,非他不嫁。

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解读感悟

贾琏偷娶尤二姐事毕,贾珍趁贾琏不在,便去探望二尤,与她们吃酒寻欢,还“挨肩擦脸,百般轻薄”尤三姐,“小丫头子们看不过,也都躲出去,凭他两个自在取乐,不知作些什么勾当”。贾珍父子帮贾琏娶二姐的意图,于此可见。

贾琏突然回来,本是尴尬场面,好在都厚颜,各自心照不宣。于此插入马棚内“二马同槽,不能相容,互相蹶踢起来”的细节,以畜比人,讽刺中也极具幽默感。

娜二姐想到三姐尚无靠,向贾琏求“长久之计”,贾琏乘机想“破了这例”——哥儿俩共占有姐儿俩,便直闯西院贾珍与尤三姐吃酒取乐处,调戏三姐。谁知尤三姐嘲弄笑骂,比贾琏等更“无耻老辣”,淫情浪态,反将二人禁住。这段泼辣文字,他人难到。三姐“酒足兴尽,也不容他弟兄多坐,撵了出去,自己关门睡去了”。此后,稍有不如意,便厉言痛骂贾珍等,“说他爷儿三个诓骗了她寡妇孤女”,又挑拣穿吃,让贾珍等白白花了许多昧心钱。

尤二姐自已称了心,与贾琏和她老娘商量着要给三姐“拣个人聘了”。三姐表明心意:从今“改过守分”,但终身大事必须自己来挑拣对象。问其意中人,但言“只在五年前想,就是了”,并未说是柳湘莲,留悬念于下回。

本回末了,由贾琏的心腹小厮兴儿来述说凤姐的厉害和醋劲,尤二姐听了,半信半疑。

兴儿还为二姐一一介绍荣府中的奶奶、姑娘们情况,从“大菩萨”李纨、“二木头”迎春、“玫瑰花”探春、四姑娘惜春,直数到黛玉、宝钗,说“自已不敢出气,是生怕这气大了,吹倒了姓林的,气暖了,吹化了姓薛的”。

有一点须要指出:作者写尤三姐其人,与后人改动过的形象有很大的差别。虽则此回回目从不同版本文字差异看,未必是作者原拟,但“淫奔女改行自择夫”之说是能符合作者原意的。后来如程高本等则将“淫奔女”尤三姐改为操守贞烈的女子,反而有损于作者创造这一悲剧形象的深刻社会意义。

以上就是《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赏析(红楼梦第64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的全部内容,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红楼梦赏析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1550.html

(4)
李红祥的头像李红祥博主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1001-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