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六十一回赏析(红楼梦第61回解读感悟批注)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书中,对红楼梦每一章回都进行了耐人寻味的题解总评赏析,细读津津有味,令人叹为观止,深受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对红楼梦第六十一回原文有一个深度的阅读理解,聊文学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六十一回赏析(红楼梦第61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如下:

红楼梦第六十一回赏析  投鼠忌器宝玉瞒赃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红楼梦第六十一回赏析 投鼠忌器宝玉瞒赃 判冤决狱平儿行权

红楼梦第六十一回题目解析

本回回目诸本差异,都在上下句末二字,如己卯、庚辰本作“情赃”“情权”,语生造,且重字,疑有误;戚序本作“情赃”“徇私”,贬语不当:卞藏本作“认赃”“夺权”,宝玉自“认”拿了便非“赃”物,平儿何曾“夺”风姐之“权”?列藏本原抄同己、庚本,被点改作“认赃”“行权”。现据情理,姑用蒙府、程高本回目。柳五儿被误当窃玫瑰露的小偷,关了起来。经查核,原来王夫人处失窃的玫瑰露是赵姨娘叫彩云偷了给贾环的,宝玉怕揭出真相来会对探春造成伤害,便自认是从母亲处拿的,瞒了贾环所得的赃物。平儿据宝玉所言回复了风姐。风姐不信,要她继续追查。平儿劝其别操心,乐得施恩,说服了凤姐,也放了柳家母女等人。投鼠忌器,即平儿所说“不肯为打老鼠伤了玉瓶”,乃指怕伤害探春的面子,故不揭发赵姨娘。语出《汉书·贾谊传)。行权,行施权宜之法。权,变通,灵活性,非权力之意?

红楼梦第六十回解读感悟

老太太、太太外出,风姐养病期间,荣府里总不大安宁。上两回已写了老婆子、赵姨娘跟小丫头、小女孩们哭打吵闹事,这一回更牵出偷窃行为和“判冤决狱”的经过来。事情其实也并不严重,但如此大家众多成员中,因利害亲疏而形成的恩恩怨怨关系,却盘根错节,校其复杂。

柳家媳妇与看门的小么儿的对话,可看出园子里果木被婆子们管得紧,这应是“除宿弊”改革的效果。迎春的小丫头莲花儿到厨房里找柳家媳妇要鸡蛋羹,做厨娘的柳氏说,今年就是鸡蛋短缺。莲花儿不信,动手去翻。这样,她后来说在厨房见过玫瑰露瓶子就合情合理了。

柳氏虽为“份例少,需求多,要赔钱发牢骚,但诸如“有一年连草根子还没有了的日子还有呢”之类话,也不无可令人警戒处。她话虽这么说,毕竟还不敢得罪二姑娘,所以蛋羹还是蒸上了,谁知司棋拿来,顺手泼在地下,未免太过。这样,她与柳家媳妇就结了怨。

五儿要将茯苓霜分赠给芳官,从怡红院回来路上,遇上林之孝家的带几个婆子来查失窃。询问间,五儿扯了谎而“辞钝色虚”,恰值小蝉儿、莲花儿走来,说是见过玫瑰露瓶子,带众人到厨房里,找出露瓶和一包茯苓霜来,当作贼赃,将五儿带到平儿处,被平儿命人先看管起来,关了一夜。

今与柳家媳妇不和的人,乘机向平儿送物、进谗,盼能将柳家母女撵走。平儿并不糊涂,到宝玉处亲自核实情况,不但知五儿所言属实,且经晴雯提醒,知太太处的玫瑰露定是彩云偷了去给贾环的。她以为若到赵姨娘处去起赃容易,但怕揭出真相会伤了探春。宝玉想到这一层,便表示愿自认从王夫人处拿的,为唬丫头们玩。平儿以为须问准了真犯才好,便单独找来玉钏儿、彩云谈。彩云“一时羞恶之心感发”,说:“偷东西原是赵姨奶奶央告我再三,我拿了些与环哥是情真。”但此事平儿还照与宝玉商量好的回了风姐儿。

风姐不是个可以轻易瞒过的人,她深知宝玉的脾气,只要别人求他,“什么事他不应承”,因而要平儿用点厉害来追查。平儿之为人,毕竟与她名字一样,她以前就说过“得饶人处且绕人”的话,如今也劝凤姐说:“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时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施恩呢”说服了风姐,将柳家母女等“一一发放”,了结了此案。

以上就是《红楼梦第六十一回赏析(红楼梦第61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的全部内容,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红楼梦赏析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1536.html

(0)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xxxx-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