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五十八回赏析(红楼梦第58回解读感悟批注)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书中,对红楼梦每一章回都进行了耐人寻味的题解总评赏析,细读津津有味,令人叹为观止,深受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对红楼梦第五十八回原文有一个深度的阅读理解,聊文学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五十八回赏析(红楼梦第58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如下:

红楼梦第五十八回赏析: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红楼梦第五十八回赏析(红楼梦第58回解读感悟批注)

红楼梦第五十八回题目解析

本回回目诸本大体一致,只个别字有异文或抄讹。如戚序、卞藏本“茜纱窗”作“茜红纱”甲辰本“虚凰”作“虚鸾”。此外,尚有“虚”讹作“处”,“凤”或“凰”讹作“风”者。此用己卯、庚辰本回目。

上句: 宝玉在往潇湘馆路上,经过山石之后一棵大杏树下,发现有人在烧纸钱,后来才知道是扮演小生的藕官哭祭已死去的扮演小旦的药官,因为她们从前常演夫妻,日久生情。假凤虚凰,喻虚假的夫妻。神鸟凤凰,雄为凤,雌为凰。

下句: 药官死后又补蕊官为小旦,与藕官仍常演夫妻,二人情谊也还不错。芳官曾问藕官是否“得新弃旧”她说出了一番痴情人的道理。茜纱窗,指代宝玉的住处怡红院。揆 ,揣测。真情撰痴理,指宝玉听了芳官转告他藕官为何烧纸的秘密后,揣度藕官那些使他惊喜不已的话中的道理。

红楼梦第五十八回赏析感悟

此回的中心故事是藕官在园中烧纸钱祭莫死者和芳官述说其中的原委。本来十二个女孩子都是在梨香院学唱戏的,起居在一块儿,很难单独地描述其中某一个。现在遇上一件事,才有了这样的机会:当朝老太妃,官宦之家都得遵守居丧制度,停止婚宴戏乐。于是,荣府打算遣发十二个女孩子回去,又怕来领的人将她们转卖,所以当面问她们意愿,不愿回去的就留下。结果一大半不愿回去,便分散到各处听使唤。如将芳官分给了宝玉;演小旦的蕊官分给宝钗;演小生的藕官分给黛玉........这样,芳官等便有故事可写了。

清明节,宝玉病起拄拐出来,欲去瞧黛玉。有一段园中美景的描写和宝玉见杏花已过便兴“绿叶成阴子满枝”的叹息,又见一个雀儿飞来乱啼,更是触景生情。这是接着要展开故事前,对时节、景物、心情、氛围先作必要的渲染、衬托,犹舞台上的布景和音响效果。藕官烧纸钱作悲,几乎同时被管园子的婆子和宝玉发现。对此,二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宝玉对女孩子的同情、体贴,立时显现。宝玉的机敏应变和执意庇护,使藕官“感激于衷”这才告诉宝玉“回去背人悄问芳官”;其中原委自己难以启齿,故不先透露。这也增加了情节的悬念。

宝玉问芳官,书中不直接叙出。先有芳官与她干娘为洗头事争吵,麝月教训了她干娘;又有为争着要替宝玉吹汤事,干娘受晴雯等羞辱。这些女孩子之所以愿留下来,不愿被遣送走以及她们供使唤的情况,由此类描述,可见一斑。

芳官述说藕官烧纸原委,是本回重中之重。她说藕官“祭的是死了的药官”,说藕官“竟是疯傻的想头,说她自己是小生,药官是小旦,常做夫妻,虽说是假的(故回目称“假凤’“虚凰’),每日那些曲文排场,皆是真正温存体贴之事,故此二人就疯了,虽不做戏,寻常饮食起坐两个人竟是你恩我爱。药官一死,她哭得死去活来,至今不忘,所以每节烧纸”。

在我看来,对研究佚稿情节更有价值的是下面的话,芳官继续说:“后来补了蕊官,我们见她一般的温柔体贴,也曾问她得新弃旧的。她说:“这又有个大道理,比如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为是。但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的不续,孤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你说可是又疯又呆?说来可是好笑?”关键是宝玉的反应:“宝玉听说了这篇呆话,独合了他的呆性,不觉又是欢喜,又是悲叹,又称奇道绝。说:“天既生这样人,又何用我这须眉浊物玷辱世界!,”

这就完全解释了黛玉泪尽夭亡后,为何宝玉还会娶宝钗,而且婚后也曾有过彼此“谈旧之情”(第二十回脂评)的日子,为何心里“意难平”的宝玉“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宝玉要芳官告诉藕官“以后断不可烧纸钱”,“只备一个炉,到日随便焚香,一心诚虔,就可感格了”,也就是他祭金钏儿的办法。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仿佛无意间随口说的那句假设性的话:“即值仓皇流离之日.....”这真是无意的吗?从作者行文的习惯看,不是的。

以上就是《红楼梦第五十八回赏析(红楼梦第58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的全部内容,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红楼梦赏析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1523.html

(0)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xxxx-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