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五十四回赏析(红楼梦第54回解读感悟批注)

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新评红楼梦书中,对红楼梦每一章回都进行了耐人寻味的题解总评赏析,细读津津有味,令人叹为观止,深受红迷朋友们的欢迎。为了使您对红楼梦第五十四回原文有一个更好的阅读体验,聊文学网为您分享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第五十四回赏析(红楼梦第54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如下:

红楼梦第五十四回赏析:史大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红楼梦第五十四回赏析(红楼梦第54回解读感悟批注)

红楼梦第五十四回题目解析

本回回目诸本一致,只有个别错宇,如甲辰本 “套”误作“倉(仓);列藏本 “斑” 误作“班”。回前脂评:首回楔子内云,古今小说“千部共出一套”云云,犹未泄真,今借老太君一写,是劝后来胸中无机轴之诸君子不可动笔作书。凤姐乃太君之要紧陪堂,今题“斑衣戏彩”,是作者酬我阿风之劳,特贬贾珍,琏辈之无能耳。(庚)元代郭居业编《二十四孝》记舜到黄庭坚等二十四个孝子传说故事。其中一则说,春秋楚国的“老莱子年七十,作婴儿戏,着五彩斑斓衣,取水上堂,跌仆卧地,为小儿啼,欲母喜”(出 《高土传》)。此为 “老莱娱亲”故事,〝戏彩斑衣”即指此。又蒙府本有回前诗云:“积德于今到子孙,都中旺族首吾门。可怜立业英雄辈,遗脉谁知祖父恩?〞郑庆山等研究者将其排除在脂评之外,然作者是谁,所指为何,尚不能确解。或有史料参考价值,姑系于此。又回末也有长评,其后半云:“是作者借他人酒杯,消自己块垒,画一幅行乐因,铸一面菱花镜,为全部总评。噫!作者已逝,圣叹云亡,愚不自谦,辄拟数语,知我罪我,其听之矣!” 金圣叹,当是比脂现斋,他于雪芹病逝约半年后过世。

红楼梦第五十四回赏析感悟

此回是上回庆元宵的延续。写众人向贾母敬酒行礼、演戏说法等事。袭人未到,凤姐回说是在照看园子,以防灯烛花炮出意外,鸳鸯因去作伴。宝玉回房,未进内先听到她俩在谈心,他怕自己进去鸳鸯“又赌气走了”,便悄悄退出来,此举可见其对女儿体贴之心。

席间听女先儿说书——《凤求鸾》,才起了个头,贾母便猜到了后面情节的发展,且大加嘲讽。凤姐称之为老祖宗的《掰谎记》。这是对小说楔子中石头所说的“至若佳人才子等书,则又千部共出一套⋯⋯故逐一看去,悉皆自相矛盾,大不近情理之话”的印证;评议中还带出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 的比喻来,说那些书全是“前言不答后语”,“可知是诌掉了下巴的话”。

凤姐尽量引贾母笑,还举《二十四孝》中老莱子七十岁学婴儿 “斑衣戏彩”,卧地作小儿啼哭以取悦双亲的故事来点回目。所以贾母说:“这两日我竟没有痛痛地笑一场,倒是亏她,才一路笑得我心里痛快了些。”

梨香院文官等十二个女孩子演唱的剧目,多出自《牡丹亭》《西厢记》,可见当时已普遍流行。贾母说自己年轻时,“他爷爷有一班小戏”,弹琴的节目中有 《续琵琶》的《胡笳十八拍》。这是曹雪芹先祖父曹寅所撰之传奇剧本,雪芹当是有意将真实素材嵌入虛构的故事情节之中。

击鼓传花,行“春喜上眉梢”令——罚说笑话,贾母以吃了猴儿尿讽“伶俐嘴乖”者,自是调笑凤姐。凤姐说了个聋子放炮仗——“都散了”的笑话,还说:“到了第二日是十六日,年也完了,节也完了,我看着人忙着收东西还闹不清,哪里还知道底下的事了?〞令人联想到首回癞僧念的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的话,大是不吉之兆。

放过炮仗烟火后,自十八日起到二十二日,便是赖大家等一批老婢仆家请主子们吃年酒,“贾母也有去的,也有不去的”。这样,作者用整整两回我的篇幅,详尽地写下了贾府过春节的全过程。

以上就是《红楼梦第五十四回赏析(红楼梦第54回赏析解读感悟批注)》的全部内容,欢迎关注聊文学网,一起交流红楼梦赏析心得。

版权声明:本文由李红祥博主编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www.liaowenxue.com/1494.html

(3)
李红祥的头像李红祥博主

猜你想看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博主

联系博主

184-1001-1020

在线沟通: QQ交谈

邮箱:2807972287@qq.com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返回顶部